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心甚悦你

十三章 技能加一

我心甚悦你 乔阿盐 2035 2019-03-15 14:17:53

  许玦未以为萧临悟说教她是他坐位置上打,然后边打边指点她。结果萧临悟直接让玦未坐了上去。玦未坐上去马上就怂了,“算了,你打吧,我看着你打就好了”。

  许玦未实在不愿出糗,更不想在萧临悟面前出糗。她觉得她本来就不会,摸麻将肯定也不如大家麻利,万一还手抖,多难堪啊。

  萧临悟看着玦未刚坐上去就下来了,又游说她一番未果,叹了口气,自己还是上去坐在麻将桌上。最后,玦未就老实坐在了萧临悟旁边。程柏一个人也无聊,于是也坐到了周佳彤旁边。

  萧临悟边打,边指点她,“很简单的,反正你就是想办法凑几个对子,然后顺子……”。

  许玦未点了点头,“嗯嗯”,反正她虽然是听着的,但她好像只注意了萧临悟的声音,到底怎么打麻将她就没怎么听进去。

  萧临悟觉得打麻将这种出门玩耍必备技能许玦未竟然不会,当真是乖孩子乖到大的啊,“你爸你妈都不打麻将吗?”

  “打啊”。甚至家里还有麻将机,然而她从来都对它没兴趣,许玦未心里默默补了一句。

  “那你怎么不会,我都是看我老妈打两把就会了。”

  许玦未挑了挑眉,感觉自己遭到了萧临悟的嫌弃,内心OS:那是你聪明,行了吧。她又默默心里对萧临悟的技能加一,好评加一。

  桌上,大家偶尔催催牌,开开玩笑。但许玦未觉得怪怪的,周佳彤和陆和文几乎没有相互接过话,印象中他们原来关系挺好的,不应该啊。

  其间,萧临悟妈妈打电话给他,萧临悟一边脸不红心不跳地摸着麻将,一边说着电话,“妈…嗯…我在外面吃东西…嗯…还在吃”。

  许玦未微微勾了唇,她当真以为他已经浪到无所畏惧了。骗子,他还不是要说谎,听着桌上麻将的撞击声也不知道他妈妈能不能听见。

  一桌人打麻将打到十二点过,终于散了场。吃东西的地方离许玦未家这片小区最近的楼也就一条斑马线的距离。

  然而。

  太晚了,出来的时候玦未发现小区的外墙的灯都灭了,她顿时就无法识别她家什么位置了。对,没错,就只是隔着那么一条马路。懵逼的玦未低低地发出了一声,“哎?”

  许玦未身后的萧临悟看到她在原地默默转了个圈,给她指了个方向,“你就往这边走,一直直走就到了。”

  许玦未弱弱地回答了个,“哦”。她也太囧了吧,得亏天黑,没人看见她有几分窘迫的脸红。

  “到家回个信。”

  “嗯,好,拜拜。”

  短暂的接触,许玦未觉得萧临悟同多年前确实有变化,可她觉得,“江山易改本性难移”。怎么说呢,就是那种感觉。她能感受到他的灵魂还是从前那个——有趣的灵魂。她喜欢过萧临悟,或者说三年后的现在,她还是会喜欢上萧临悟。

  同时,许玦未清楚又明白地知道萧临悟从前现在都不喜欢她,她觉得他对她挺好的无非是他确实是个挺会照顾别人的人。她的单相思真的挺没意义的。究竟是该放任不顾继续沉下去还是及时收手?

  可早就有的苗头一旦复燃,收手何难。

  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

  学生年代的关系多半是以座位为圆心发散开,坐来坐去,性格处得来,自然而然就形成了小圈子。

  要说我是许玦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那高中时候我们的朋友圈子里还有的人就是孟麦和谭千叶了。孟麦是我们中性格比较洒脱的,嗯,也是我们这几人中唯一不是母胎单身的。而谭千叶则是一个不爱交际,很爱文艺风的人,另外她也很宅,宅得比许玦未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孟麦的爸妈都是在市里,高考放假后她就去市里呆了一段时间。这日,她刚从市里回来,就约了许玦未和我出去聚了聚。

  三个人女生在一起,无非就是毫无目的地随意逛了逛街,一路上再聊聊近日的生活。

  孟麦放假天天打游戏都打得无聊了,她实在不知道许玦未这种不打游戏,又不爱出门的人一天到底在家里做什么,微微偏头问玦未:“你一天到底在家里做什么?”

  “没做什么啊,就……玩玩手机。”

  我看着玦未想,也就那天隔着屏幕她能承认她喜欢萧临悟了,现在提都不提人家了:“人家玦未啊,是天天都在和她家萧萧一路。”

  玦未否认,但脸上的笑容我看着都觉得“灿烂”。

  “没有,没有。哪里有天天”。看着玦未脸上藏不住的笑意,我终于确定玦未是真的喜欢萧临悟。我想喜欢一个人是真的很难藏住的吧,也就从前我没有真正留意,不然看玦未的样子怎么看都是欢喜。

  许玦未高中几乎很少提萧临悟的,我也就极少的开过那么几次玩笑。孟麦初中的时候和我们同校但也不同班,那时候我们相互也不认识,她不认识玦未,自然对萧临悟没多大印象。但是一听了我的话,再看我们玦未笑得满面春风,孟麦便止不住八卦,“谁,谁啊?怎么了?”

  “萧临悟。”我在玦未继续否认前迅速抢答。

  “那是谁?我一直以为会是王亚恒。”孟麦印象中只是隐约觉得大致听过有那么一个人,好像是和玦未是初中同学还是怎样。

  “对,就是他。”

  我同孟麦已经开始聊了起来,玦未被晾在一边还是不死心地否认,“我们明明就是朋友。”

  孟麦这边嗅嗅好像又不准备多八卦的我,那边看看还止不住咧着嘴笑的许玦未,“我不过才离开C县多久,这是都发生了些什么?”

  过了一回儿,娇气的我实在是走累了,不想再走路了,然后我便提议,“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呗。”

  “我家楼下奶茶店?”

  孟麦,“去啊。”

  我一脸暧昧地看着玦未笑了笑:“去啊,说不定又遇到她家萧萧。”

  孟麦一脸懵逼:“‘又’是什么鬼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