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心甚悦你

二十三章 爱屋及乌

我心甚悦你 乔阿盐 2017 2019-03-25 12:27:22

  到了孟麦家,发现谭千叶已经到了,在啃着孟麦煮的玉米,看着她也晒黑的肤色,我越有同病相怜之感,“太好了,你也晒黑了。”

  谭千叶对我这种幸灾乐祸很是不爽,用她的小眼睛白了我一眼,“唐如故,你要好好珍惜我最后在这儿的为数不多的日子”。

  孟麦接了一句,“这话说得你像是要升天了一样。”

  “你几号走来着”,玦未问道。

  “十号。”

  “哇,那真的没有几天了。”

  谭千叶的假期并不长,八月十号便要走了,军训其实并没这么早开始,但学校要求提前去听两个星期的讲座。

  谭千叶提议,“我们过几天去看电影吧。我好久没有看过电影了。”

  孟麦问,“看什么?”

  “就7号上的那个《x1234》吧,在我走之前大家一起约着看看。”

  我们多半是对这种提议没有异议的,谭千叶突然想起难以撼动的玦未,便去拉着她,“玦未,走嘛走嘛。”

  孟麦这么几日已经效仿我从玦未打探出了七七八八,所以此时,极为上道到的来了一句,“许玦未没空搭理你,她要跟她家萧萧一路”。

  玦未没有吭声,只是沉浸于自己世界里在想,“萧萧”的真是叫得像是一个女生的名字。

  谭千叶初中的时候跟我在一个班,我们时常在一块,所以也知我当初爱拿萧临悟开玩笑,周围姓萧的也只有萧临悟了,“哟哟,是谁?萧临悟?什么情况?”

  “她家老相好。”

  玦未终于听不下去了,嘴里啃着玉米,声音含糊不清地说道,“才没有,你别给我乱扯关系。”

  玦未死鸭子嘴硬是套不到话的,千叶八卦的小眼神便瞥向了我,“怎么回事?这都多少年没听过这人了。怎么又联系上了。”

  “哎哟,真的没什么,我们就真的只是朋友。”

  哎,玦未这装起来的样子真是“虚假”,也不知当初我是如何竟然还真被她这样骗过去了,“人家还有大学四年。”

  孟麦一惊,似乎玦未没有提及这件事,“我去,你们是在一个学校啊。”

  玦未面带桃花地含蓄笑着,“是啊,我都没有想到。”

  不知为何,那时看着玦未的种种,我想起了那么一句话,“喜欢这种东西,即使捂住嘴巴,还是会从眼睛里跑出来”。

  千叶听到一所大学就算不知细节,她还是语调升了一个调地惊呼,“我的天,许玦未,你们这是缘分啊,有戏有戏。”

  刚反应过来的孟麦也说,“绝对有戏,一个学校这是多难得,你要珍惜”。

  玦未线上聊天归线上聊天,一到线下,这便是再如何都不会承认。欲笑还休地说着,“人家明明就只是朋友。我们从前是朋友,现在是朋友,以后……不发生意外的话就还是朋友”。

  我不知玦未这番话说给我们听,还是说给她自己听,对于萧临悟,她总是抱有悲观主义,始终不肯更进一步。我倒想,何不如有点契机就突破了朋友这层关系。

  故事的确不会顺遂,意外还是发生了,只是可能不是我这个从头到尾看着故事的人所预想的结果。

  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分界线-------------

  说来,夏日大雨总是会来得很猝不及防,许玦未在孟麦家坐着坐着就感到天突然黑了下来,下起了大雨。

  手机震了震,玦未一看是萧临悟,有些警觉地看了几眼唐如故,确定她应该不会什么时候突然扑上来后,才连忙回消息。

  萧临悟:你在哪?

  玦未:我现在在外面。。怎么了?

  萧临悟:哦那算了,我还以为你在家,想叫你送把伞

  玦未心虚地看着大家,哎,什么时候大家都盯着她了?

  废话,大家都扎堆看着电视,就玦未一人不时乱瞥,脸上想笑想笑地一个人看着消息,谁不知道肯定是萧临悟啊。

  玦未咳了一声,调节调节了表情,继续回消息:我马上就到家了

  萧临悟:噢,我一朋友在你家附近没带伞

  玦未想,她还以为是萧临悟呢,算了,姑且爱屋及乌吧。

  于是许玦未就吞吞吐吐地出了声,“那个……我去给别人送把伞。”

  唐如故,孟麦,谭千叶便开始接连讨伐,“啧啧啧,真的是千里送伞,礼轻情意重。”

  “真的是有异性没人性啊。”

  “哎,这么大的雨还让你送伞,这什么人啊。”

  玦未有几分底气不足地说了句,“他以为我在家,我就说了我快到家了。”

  “啧啧啧,女人啊!”

  玦未没理我们的叨叨,带上了自己的伞又向孟麦要了一把伞便出门了。出门的时候还少不了唐如故的声音,“下雨天和谈恋爱更配哟。”

  玦未出门匆匆拦了个出租,发现萧临悟给她发了个定位。天呐,她路痴形象是有多根深蒂固,就在家附近都需要别人发定位了。她点开一看,发现是个快餐店,她本来就还是知道在哪的。

  到地方了,玦未突然意识到她也没问萧临悟他朋友的形态特征。突然,有一个妹子跟玦未挥了挥手。“我是那个萧临悟的朋友。”

  玦未仔细一看,这个短发妹子好像是之前奶茶店里同萧临悟一起的那个。“昂,我有印象,我们好像遇见过的。”

  “对,上次奶茶店里。谢谢你的伞啊,我过几天还你。”

  “没事,反正我家就在附近。”

  给了伞玦未便出去了,身后隐隐有那妹子朋友的声音。“怎么不叫你男朋友亲自送?”

  “我本来也没叫他啊,他今天有事。”

  玦未听着,心里默默地祈祷:她口中的男朋友可千万不要是萧临悟啊。

  撑着伞玦未便又拦车回孟麦家。

  回去的时候,大家惊叹,“怎么这么快,都叫你你把握时机。”

  “哎呀,就送一把伞哪能有什么”。

  玦未的语调有些不耐烦。到底,她还是因为送伞的是个妹子心里有些介怀。心里又不断自我催眠着:兴许就是普通朋友。爱屋及乌。爱屋及乌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