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夜幕之缘

第四章

夜幕之缘 牛奶song 2333 2019-02-26 20:48:59

  徐正飞接到Boss的电话,赶紧告别了自己的私人时间,这24小时贴身特助必须得适应被随时叫号,上门服务。好在,Boss给自己配了辆不错的SUV来代步,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不人性化的地方。况且,即使没有雇佣关系,还有兄弟之情,朋友之义,毕竟梁慕在自家别墅里还给自己留了一个房间,以至于让他在寸土寸金的S市省出了一笔不少的租房钱。

  徐正飞来到Boss的别墅,打开他房间的门,在他的衣帽间随便取出一套衣服,就赶紧给梁慕送了去。

  三十分钟后,徐正飞站在颜乔家的门口给梁慕打电话,因为梁慕再三强调,一定不可以敲门。梁慕打开门,接过衣服,对徐正飞说:“外面等我一下,我换好衣服跟你回去。”

  徐正飞百无聊赖的像个傻子一样站在门口等了Boss近二十分钟,不知道Boss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磨叽了,连换个衣服都得这么久,他当然不知道,他的Boss早就换好了衣服,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睡着的女孩,把她卷了边的衣服拉下来,手不小心碰到她那块白净细腻的肌肤,却像触了电般将手缩回,微愣片刻,终于还是把手又伸向那未完全拉下的卷边。

  离开之前,他还是为她打开了空调,把温度调到了29℃。

  “Joe带回了个女孩。”梁慕开口与徐正飞聊天。

   Boss到是从来不拿自己当外人,但他很少会对别的女孩感兴趣,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说起这个,但还是很随意的接了话茬:“漂亮吗?”

  按照梁大Boss的性格,一定会嫌弃他肤浅,没有出息。是啊,以梁慕的家世和气质再加上已经有了人间仙品当女朋友,自然不像凡夫俗子,眼睛里只有漂亮女人。

  可是梁慕竟然若有所思的回了他一句:“漂亮啊!”

  “啊?”徐正飞一时之间无法消化这个回答。

  “难道比Joe 还漂亮?”

  梁慕闭上双眼,没好气的说:“开快点,我很累。”

  徐正飞从后视镜里看了Boss一眼,有一种踩了雷区的感觉,于是赶紧往下踩了踩油门,给车子加速。

  梁慕闭上眼睛,脑海里一会是叶真一会是颜乔家那个熟睡的女孩,这令他非常烦躁。

  回到别墅,躺在床上的梁慕翻来覆去,越发的烦躁起来,他只好起身去酒柜找酒喝。梁慕平时睡眠很好,只有在叶真忌日那天才会失眠,通常他不会借助酒精助眠,因为平时在外应酬很多,一是早就厌倦了酒精的味道,二是酒量太好,醉起来太难。这时候,他宁愿去自己的健身房里,靠运动助眠。可是,今晚他却忽然怀念起酒精的味道,而且想要赶快把自己灌醉。

  天已经微微泛着白光,梁慕有些微醺了,他没有再回卧室睡觉,而是打车又回到了颜乔家里。

  苏执依旧习惯性的在凌晨六点左右就醒来,她把盖在身上的毯子折好放在沙发上,开始在客厅里四处打量,希望寻找到一张颜乔小时候的照片,这个客厅里随处可见颜乔的海报,只不过没有一张是她小时候的照片。苏执只好先放弃了这个念头,她把耳朵贴在叶何房间的门上,没有听到任何动静,猜想她大概还在睡觉,就没有打扰。犹豫要不要等她醒来再离开,可是她还着急回学校,兼职也还没有找到。她忽然想到,可以给她留言啊。书房的门是打开的,她进去时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,但还是顺利找到了纸笔:谢谢你的收留,我叫苏执,是S大大一的学生,要回学校军训,就先走了,欢迎你来S大8号宿舍618来找我,未经允许就进了你家书房,十分抱歉。苏执把字条放到毛毯上,就从颜乔家离开了。

  身处这个陌生的城市,苏执在回学校时一直在问路。一个人置身陌生的世界,问路是一件令人心酸的事,于苏执而言,还有一份不安。

  梁慕赶到颜乔家的时候,苏执已经离开了,颜乔还没有醒。但是梁慕很快就发现了苏执放在毛毯上用空调遥控器压住的字条。梁慕很认真的读完字条,心虚的的把字条放回原处。

  他身体里酒精的作用也渐渐褪去,清醒后的他选择出门给颜乔买早餐,他推掉了今天全部的工作日程,打算好好陪一陪颜乔。早餐买回来了,颜乔的卧室依旧没有任何动静,梁慕悄悄打开颜乔卧室的门,这才发现颜乔有点不一样了,她那头及腰的长发已经不复存在,梁慕有些惋惜,他记得以前叶真最喜欢给颜乔梳头发,所以他也非常珍爱颜乔的头发。颜乔当然知道,因为在她看来,梁慕做过最浪漫的事情,就是梁慕拿吹风机帮她吹头发。

  苏执匆匆赶到学校参加了大学生活的第一次点名,班级里有47张陌生的面孔,虽然都一一站在讲台上做了自我介绍,可是除了容貌特别出众,或者自我介绍很特别的,谁又能记得谁呢。

  班助根据自我介绍,选出了容貌出众,自我介绍又很特别的一男一女作为班级负责人,并下发了明天开始军训的通知。具体的军训时间和地点,会由班级负责人下发。点完了名,苏执又开始找兼职了,昨天下午,她在找兼职的时候,路过天雅路,就忍不住蹲在那里哭了起来,因为她毫无记忆的爸爸,就是在这里,出了车祸。苏执的爸爸叫苏庆良,出事的时候,苏执还不满十八个月,她对爸爸没有概念,即使后来不断的看照片,也无法记住他的样子,因此也从来没有梦见过他。

  有时候庆幸,因为那时的苏执还不懂得生离死别的悲痛。有时候不幸,因为她这辈子连自己亲生父亲的容貌和声音都不曾熟悉,仿佛这个人从来不曾存在过。

  可是,她比同龄人更快懂得了悲痛,五岁开始形成记忆时,就开始感觉家的组成和氛围不对,爷爷奶奶终日愁容满面,以泪洗面。六岁看见别的孩子去上幼儿园,苏执才开始渐渐明白,她的生活有了很多不完整的地方,而她最不完整的地方,就是父母的缺失。她听不得有人唱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”,因为奶奶说,她妈妈抛弃了她,并且还抢走了死亡赔偿里,属于苏执的抚养费,苏执对那个未曾出现的母亲也渐渐恨之入骨。如果爸爸没有出车祸,那么一切是不是又都不一样了。所以苏执对苏庆良的车祸一直耿耿于怀,尤其是一次偶然间听到爷爷奶奶聊天,得知,爸爸的车祸是人为而不是天灾。找到凶手,这成为支持苏执成长的动力和一个宣泄的出口。

  来S市念大学,遭到了爷爷奶奶的强烈反对,因为S市已经在他们心里留下深深的阴影,只要一提起S市便觉得恐惧,而苏执也如她的名字那般固执,终究还是拗过爷爷奶奶,如愿来到S市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