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夜幕之缘

第八章

夜幕之缘 牛奶song 2263 2019-03-01 22:00:00

  眼看天已经黑了,梁慕真的是心急如焚,他开着自己那辆路虎在S市的一条又一条公路上奔波,他的车速一直控制在限速的最大值上,车子里不断传来一个优雅的女声提醒他:“您已超速!”

  他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,虽然毫无头绪,但又不想停下来。

  如果让梁慕用两个字评价林漾,那就是“有毒。”

  这一年,作为颜乔的男朋友,梁慕和林漾已经开战数次,林漾是颜乔同母异父的弟弟。

  三个月前,经过反复的挣扎与思考后,颜乔和梁慕一起把颜楚送到东郊的一家精神疗养院,颜楚多次自杀未遂,她的心里仿佛被一座等待爆发的火山压着,沉闷压抑冷漠。医生给出的诊断是,重度抑郁症。颜乔每每想到曾经那个美丽温柔的母亲,泪水就不可控的往下流,她很清晰的记得发生这个转变的时间节点。

  那是三年前一个阳光明媚,春风和睦的日子,也是弟弟林漾的16岁生日,母亲和林叔叔在去酒店的路上发生了不愉快,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,他们没有出现在酒店,而是掉头回家拿了证件,去民政局办了离婚。林漾也是从那天开始颓废的,他没有等到为他庆祝生日的父母,很失落的回到家中,看到正在收拾行李打算离开的母亲,母亲不仅打包了自己的行李,还打包了颜乔的行李,她态度决绝,仿佛那一刻她不仅断绝了与父亲的婚姻关系,还断绝了与他的母子关系。

 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母亲这是怎么了,从此那个家变得冰冷,父亲终日酗酒,不解释也不挽回。林漾曾试图哀求颜楚把他带走,可母亲就像换了个灵魂,对他极其厌恶,甚至不愿意多看他一眼。

  从那以后,乖巧贴心的林漾就再也不见了,他抽烟酗酒打架,是出了名的不好惹。

  可偏偏还是有那么多女孩喜欢他,哪怕他真的是一个危险人物,可总有为爱飞蛾扑火的傻女孩。

  颜楚被送到东郊的精神疗养院的事,林漾并不知晓,他甚至也不知道,颜楚多次自杀未遂的事。颜乔之所以瞒着他,也是不希望母亲再一次的伤害到弟弟。可林漾打听不到颜楚的下落,很是着急,气急之下去夜幕喝了很多酒并且还找姐姐大闹了一通。颜乔看到他这个样子,着实心疼,但仍然没有告诉他关于颜楚的事。

  林漾很多次在外惹事生非,都是梁慕帮他摆平,可越是这样,他就越对梁慕充满敌意。他不需要颜乔的关心,他恨颜乔,恨和颜乔有关的任何人。

  暮色渐深,苏执看着车窗外逐渐暗下去的天际,她感觉到这车子离S市已经越来越远了,周围一盏路灯都没有,恐惧支配下的泪腺开始变得兴奋,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她娇小的脸庞落下,车子里的气氛依旧异常的沉闷。

  终于,车子停了下来。

  林漾用手拂去她脸颊上的泪痕,以前他最烦有女人在他面前哭泣,可今天他怎么觉得她哭起来这样动人呢。

  苏执怒目圆睁的,竭力躲避他伸向她脸颊的手掌,以至于她的头重重的撞到了右侧的车门上。

  “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

  苏执不屑搭理他。曾几何时,林漾很享受这种被人讨厌的感受,只有这样,他才觉得,人间的确不值得。

  “下车吧,这附近有家农家乐,我去吃点东西。”

  苏执把他当空气,不予理会。

  林漾能够感觉的出这个女孩,看似安静内向,实际性子刚烈,倔强的很。

  见她无动于衷,他对她提出一个和平相处的条约:“你下车陪我喝酒,如果你喝的赢我,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
  苏执依然把脸转向一侧,对他置若罔闻。

  “看来你还是没有了解我的行事风格。”林漾丢下这句话,下车,走到另一侧车门前,打开,直接把苏执放到自己的肩膀上,扛着她往农家乐走去。

  令林漾诧异的是,她没再有任何反抗,任凭他这么扛着她。

  这家农家乐是林漾父亲的一个战友的妹妹开的,以前他们一家经常来这里,可是自从颜楚带着颜乔离开林家以后,他们就再也没有来过。

  林漾放下苏执,敲了敲农家乐的门,农家乐院子里的狗早就沸腾起来叫的很凶猛,听到狗叫的那一刻,林漾不自觉的抓起来了苏执的手。她手心里的余温瞬间令他内心一颤,这样的温暖,他多久没有感受到了。

  林漾小时候和颜楚去乡下姥姥家时,亲眼目睹了一只藏獒疯狂的撕咬着一只公鸡,从此他年轻幼小的心灵就蒙上了一层阴影,以至于他极其怕狗。以前,他们一家人一起来这里的时候,每当农家乐院子里的狗叫时,他都出于本能的握着颜楚的手。而颜楚也会用力握紧他的手,告诉他,有妈妈在,会保护你的。

  他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会把车开来这里,时隔三年,时过境迁。

  听到有人敲门,老板娘还诧异,谁会这么晚来吃饭。本来想把客人赶走的,毕竟,在郊区,人们的生活还是按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进行下去的。

  打开门一看是林漾,老板娘也就满心欢喜的接待了,她笑脸莹莹,好像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子。

  “哟,我说是谁来了呢,原来是小漾啊。”老板娘手里拿着手电筒,朝林漾和苏执的脸上扫了一圈,林漾下意识得用手掌为苏执挡住光线。

  “哎呦,小漾你可好久没来了,你奔奔弟弟老想你了!”

  “是吗?奔奔今年该上初中了吧。”林漾仿佛回到三年前那样乖巧的与老板娘对话。

  “是呀,就是成绩不好,我还让他跟你好好学习呢,这次你来了,一定要好好给他指导指导功课。”

  “焦姨,我可能就住一晚上,学校还有课,等放了寒假我再来。”

  “行,快进来啊,这位是?”

  “我女朋友!”林漾几乎不假思索的说。

  “哟,真俊啊!和小漾好般配,你们快进来,想吃啥,焦姨给你们做。”

  苏执没有拆穿他,因为她觉得没什么好费口舌的,萍水相逢,没必要多此一举。

  今晚她就同他比一比酒量,正好她也可以尝尝酒精浸透每一条血管的感觉。

  被他紧紧抓住的手挣扎了几下,可她每挣扎一下,他就更握紧一点,一直到了屋里,他才放开她的手。

  热情的焦姨准备了一桌子拿手菜,并给他们安排好住宿,才重新回到床上睡觉。林漾长舒一口气,幸亏焦姨没有过多追问,否则他应该会很窘迫吧。虽然时过境迁,可他依然想要给焦姨一副幸福如常的感觉,就装作他还是那个乖巧懂事,成绩优异的林漾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