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幕令

第七十七章 得救

女幕令 花椒鱼 2002 2019-05-08 09:09:32

  “我数到三后放箭,开始了,三公子,”身后这人带着狞笑道“准备好了吗?不要紧张,这只是个游戏罢了。我开始数了,一……”

  沁雪也在心里数了起来,一,二……三!

  三字刚刚从心上划过,她就用尽全力甩出了手里的香盒。只听得哗啦一声,有什么东西在半空中撞了个正着!她还来不及喜悦,身后这人就突然捏紧了她的脖子,怒骂道:“你想死吗,臭贱人!你敢耍花招……啊!”

  一声惨叫后,这人松开了她的脖子。她趁机用手肘往后一捅,撞开了这人,然后拼命地往北斗那边跑去!

  而北斗,也正向她跑来!

  北斗一伸手,她顺势抓住,迅速躲到了北斗身后。

  然后,四周便寂静了下来。

  等她喘息够了后,缓缓抬头,发现那人已经仰面倒在了草丛中,脖子上横穿了一箭,身边还有一只断了的武僧棍。

  “没事儿了。”北斗回头轻轻道。

  她双腿一软,吊着北斗的胳膊瘫了下去。跟着一阵难受涌上了心口,两眼一黑,晕了过去……

  醒来时,已在一张陌生的床上,一笼陌生的旧蚊帐罩着。这里不是乔府,沁雪很肯定。

  她翻身下了床,缓步走到了窗边。透过敞开的缝儿,她看见了婉娘和北斗。

  外面还是夜幕沉沉。院子里有个简陋的青藤架,架上挂着一盏油灯。婉娘坐在灯下,北斗半跪在跟前,正细心地替婉娘上药。婉娘穿着的雪青色缎衫又皱又脏,发髻也歪着,发丝随意飘着,额上有淤青,脸上也满是泪痕。不知他们在说什么,婉娘起先一直垂泪,北斗劝解了一番后,后来不哭了,擦干眼泪对北斗慈爱地笑了起来。

  她眼前也朦胧了,像罩了一层水雾。

  她这辈子最在意的两个人就在那边。能看见他们俩好好的,便是她此生最幸福的事情。

  正凝神,身后的门吱地一声开了。她忙拭干了眼泪,回头一看,原来是乔三巡。

  “你醒了?”乔三巡略带倦容。

  “嗯。”她点点头。

  “你刚才晕了。北斗替你把了脉,你没什么事儿。”乔三巡靠近她的脚步有些缓。

  “多谢他了。对了,婉夫人没事吧?”

  乔三巡走到窗边,斜目向外看了一眼:“她就在那儿。她没事儿,只是受了些惊吓,有一两处皮外伤罢了。”

  “那么那个人呢?”

  “抓你那个?死了,”乔三巡脸上呈现出了一股厌烦,“被我一箭射死了,那便是他该有的下场。”

  “他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出现在哪里?”她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听北斗说,他是混进鱼鹰帮,监视鱼鹰帮的人。此前北斗本已经说服鱼鹰帮人放弃婉娘离开那里了,但这人忽然跳了出来,不但杀光了剩余的鱼鹰帮人,还想杀了北斗和婉娘。北斗自以为已经将他击杀了,便回山洞去救婉娘了。没想到他后来居然又醒了过来,还将你挟持了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她终于明白了。

  “今晚就留宿在这家农院里,明早再回去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“有件事我想问你,”乔三巡略作了番犹豫才开口,“你为什么会来?”

  早知道会遇见乔三巡,就早备好借口了。沁雪一开始就没打算和乔三巡碰面。夜娘和北斗也都是意料之外的事情。她只想一个人默默来,一个人默默去,何曾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呢?那么来这儿的理由,她只能靠编了。

  “我是来采香草的。”

  “采香草?”

  “我想给百燕做一双枕头。枕芯我打算填充几种香草。城里的药店倒是能买上几样,只是那野小黄菊我想自己来采。”

  这个借口还算规整吧?但她自己都有些不安了。

  乔三巡凝了她片刻,流露出了一副将信将疑的表情,点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……那你是怎么遇上北斗的?”

  “在东边的村子遇上的。他说他是来找婉夫人的,我想兴许我也能帮得上忙,就跟他一块儿了。后来的事情想必他已经跟你说了。”

  “可你这样也太危险了。你怎么能掺合这样的事情呢?”乔三巡带着几分责备的口吻说道。

  “我知道了,”她很温顺地点了点头,“我下回不再这样了。”

  沉默片刻,乔三巡抬起双手,搭在她肩上用力地摁了摁,道了声歇着吧就出去了。门关上那一刹那,她忽然感觉乔三巡的背影有些落寞。

  一夜过后,迎来的还是崭新的清晨。

  沁雪早早起来了,下灶房里做了滚热的粥和佐粥小菜。等婉娘,北斗和乔三巡起来时,所有东西都摆上了桌。婉娘很惊讶,沁雪却热情地扶她到桌边坐下。

  “我厨艺不精,做不出什么好粥好菜来。借着这家大嫂的灶房弄出了一两样,算不得精致,您可别嫌弃。“沁雪用带鱼纹的土陶碗盛了白滑的滚粥双手呈上。

  “怎么好意思呢?”婉娘忙接过,目光里满是温和的笑。

  “应该的。”沁雪也笑得像朵木棉花。

  北斗和乔三巡也坐下,各自盛粥夹菜。默默地,谁也没说话,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不一样的表情。沁雪注意到北斗喝下几口粥后眉头耸了起来,便问:“这粥是不合大师傅的口味?”

  “哦,没有,”北斗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“很好,很合口味。”

  “那大师傅为何愁眉不展的样子?我只以为是粥太难喝了。”

  “贫僧是在想昨晚的事情,跟粥无关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沁雪松了一口气。

  婉娘忽然插了一句,问北斗道:“你可是想出什么头绪来了?你想到是谁要对我们母子下手了吗?”

  北斗放下粥碗,摇头道:“暂时还想不到幕后主使,因为以宋公在朝堂和江湖上的过往,能结下的仇家实在太多了。谁都有可能因为旧怨而对你们下手。不过……主使虽还没想到,但眼前有个人倒十分可疑。”

  “你说许容立吗?”沁雪脱口而出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