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婚错成爱

婚错成爱

夏令时

  • 现代言情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2-27上架
  • 781067

    已完结(字)
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1章 你是不是悔婚了?

婚错成爱 夏令时 2011 2019-02-27 18:04:50

  一听“嗦”一阵脚步,叶钰兰就迫奈扯掉红巾,却见一身酒味钟晨晨迈入洞房,骤气睛睛红。

  “钟晨晨死斩,刚才里?悔婚?”

  “嘿,。”半醉打酒气:“叫钟晨晨,叫刘蔺蔺呢。”

  “,就酒东西,使忘却掉烦恼,使连自己姓名忘。”叶钰兰满兼讽刺。

  半醉半定:“嘿,刘蔺蔺忘谁忘自己?”真大笑话。

  一听更气:“讲,口口自己叫钟晨晨而叫刘蔺蔺意思呢?难道刘蔺蔺比潇洒、英俊、金……吗?叫叶钰兰而叫陈玉华,信吗?”

  陈玉华毓梳市女市长。

  见打酒气呼噜噜睡,让、又扯,“喟!答题呢?别装蒜。”

  一双大掌快搁,“让让人睡节奏?滚!”又倒而睡。

  一盆冷水快朝浇,浇全身湿漉漉。

  活,自己营婚姻、与谈六恋爱,竟无视、却洋?

  “?哪儿?”寒冬腊月季节,外面飘浮雪花,盆冷水确解酒东西快就使醒,冻瑟瑟抖。被冷水浇醒第一反应:“里?”

  一见装蒜,让,“钟晨晨,心肺、种继续装蒜吧!装蒜哪儿呢?刚才连自己认,连认吧?婚礼干脆一并否认吧?”

  气极怒极反而冷笑。

  挨千刀,明明今婚礼,明明相恋六。六光少日日夜夜掰手指算,竟敢承认?叶钰兰真被气昏,血往肚子里吞。

  “难道患失忆症?脑子哪儿撞常?”

  “才常,才患失忆症。”被浇如落汤鸡清醒呢!

  “喟?”才?“刚才?跟谁结婚啦?谁谈六恋爱啦?”

  真活见鬼,女孩子捷繁相亲错,最长间维持月,六?岂收老?

  “呵呵呵!”伙装逼装太,简直当表演。冷静,并抽屉掀一套衣服,:“先换,留柄让人虐。”

  虐?敢虐人尚未世呢!

  “虐?就凭块料——”真笑死老百姓。

  往洗手间换衣服。词道一,,无缘无故冻僵尸就偿失。

  再,无缘无故碰疯八婆太题急需弄清呢!

  “怎啦?”

  见转身洗手间,泪一受控制“吧搭吧搭!”顺脸颊滴落,曾爱恋,山盟海誓,爱恋整整六,快就变味,极力推翻……

  “别装蒜,”五除二快洗手间里:“穿身新娘装,演戏吧?”

  解。

  话尚未完,冷防粉嫩手掌“啪啪啪!”准脸拍,就木偶般躲避,硬生生接受脆响几掌,脸子被打红红热热。

  “躲避?心里鬼?”

  “才心里鬼。”

  “再,躲避?就算刚才打,一掌让讨掌,吃亏吧?”

  再,堂堂男子汉,宁愿自己吃亏让小女孩吃亏。

  “吃亏?”此人脑子至状况吧?话道一又一。明明亏。“意思?”

  “,咱容易熬结婚,却咱俩结婚辰自己喝酩酊大醉?死认帐,玩吗?”真真笑死老伯姓——

  许,泄泄,话先激。

  “结婚?谁跟谁啦?”——又死认帐,玩吗?

  “冤,亏真屎缸壁石又硬又臭,居认帐?认帐认帐,许人证呢!”

  “认帐?证??”

  真一懵逼,才意识刚才叫错名字,难道被喊叫名字人与长一模一吗?特别结婚吗?儿,:“哦,,刚才叫谁名字?与谁结婚?”

  真活见鬼。

  刘蔺蔺觉必先弄清楚题,,永远一块。

  啃,真被气炸,若手里炸弹话真与一花——

  “钟晨晨结婚,难道敢承认钟晨晨吗?畜牲,怨谈六恋爱,居认账……”

  连名姓一叫,大抵人就算忘本,敢忘姓,畜牲何差异呢?

  “幸,并人,本人叫刘蔺蔺并钟晨晨,认清楚。”

  ,够明白吧?

  “?”叶钰兰连肺气炸,并叫钟晨晨而叫刘蔺蔺何证据呢?”

  谈六恋爱,连婚礼举行,惜婚礼即将行,捉住烂醉如泥酒鬼举行婚行,算入洞房。而居节骨敢承认?世缩乌龟?岂此?

  听“证据”二字,刘蔺蔺才忽醒悟并道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