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月来花弄影,落红应满径

第十一章 我脑子飞速运转,打着如意算盘

月来花弄影,落红应满径 笙笙筱 1048 2017-07-21 00:26:18

  ”啊!我的头……”我抚着头,想要从疼痛中挣脱出来,额头上开始发出细细的汗,我实在疼痛难耐,一下子昏了过去。

  昏迷中,感觉有另一段不属于我的记忆慢慢在我脑海里苏醒……

  在13岁时亲眼目睹阿姐发生了那样的事,我精神崩溃、魂不守舍地离开了军营。

  因为梁国军营驻扎的地方离闵国很近,我便不知不觉走到了闵国,”我是贺妍儿,我是贺妍儿……”因为对阿姐的愧疚,我很想替阿姐受苦,便臆想自己是阿姐,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贺妍儿(阿姐名为禾嬿)。

  我沿着小路慢慢走着,无意识撞到了他人,”小兄弟,你没事吧!”

  在我还没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,我便倒在了他的身上。

  我悠悠转醒时,便看到一双急切的眼睛盯着我看,”姑娘,哦不,小兄弟,大夫说你身体虚弱,气血不足,需要好好静养!”

  我低头看到我的一身男装,纳闷他的一时改口,便问了出来,”你叫我姑娘?你看出我的乔装了!”

  他听到我的话,顿时羞愧不已,”没有,我并没有看出来,我以为你是男孩子,见你衣服脏乱,便想替你换下衣服,谁知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  我看着他,打量了一番,他年纪很轻,看不出我的乔装也属正常,不过还是愤愤的指着他,”你个无耻之徒,竟然随便剥开我的衣服,你还我清白!”

  我赶紧坐起身,抓住他的衣领就想打他,可我刚一动,便头晕眼花,差点摔下床。

  他赶紧扶住我,”小心!”

  我立刻抓住他的手臂保持平衡,淡淡问道,”名字呢?”

  他似乎没反应过来,”嗯?哦,我唤为温纾颉,你可以唤我阿颉!”

  受不了他的文绉绉,我果断说出我的名字,”贺妍儿!”

  他感觉我情绪好转些,便耐心问我的身世。

  我感觉脑袋一片空白,除了记住自己的名字,其他的好像都记不得了,便摇头说,”我只知我叫贺妍儿,其他的都记不得了!”

  他听到我说的话,好像并不意外,”大夫说你受过极大的刺激,记忆混乱,最好不要想过去不开心的事!”

  ”既然这样的话,那我原谅你的无礼,不过你得答应照顾我几天!”我脑子飞速运转,打着如意算盘。

  ”本是我无礼在先,姑娘说什么便是什么!”他羞愧,”我备好了几套衣物,姑娘试穿看看是否合身,不合身我再替你换好。”

  看到他如此害羞惭愧的样子,我知道他并不是坏人,便升起了逗弄的心思,准备耍他玩玩,”你看了我的身体,我便是你的人了,照顾我是你应该做的!以后你会对我好吗?”

  他看上去挺聪明的,没想到听到我的话,立刻呆住了,”姑娘,我……”

  ”你不想负责?”我打算挤出几点眼泪装出可怜的样子,”你就这么欺负我?”

  他好像更加傻眼了,”姑娘,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,你要不要再考虑下?”

  感觉他的无趣,我便不想开玩笑,”你真是个书呆子,开你玩笑的啦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