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月来花弄影,落红应满径

第二十章 怎么折腾了一晚还有精神?不要再睡睡?

月来花弄影,落红应满径 笙笙筱 1206 2017-07-21 19:25:45

  ”颉……颉哥哥?”我坐起来,疑问地看着身边人,”你怎会在我身旁?我不是在禾府?”

  他揉了揉眼睛,一脸迷茫地看着我,”妗儿,你说什么呢?怎么折腾了一晚还有精神?不要再睡睡?”

  ”我成亲了?这是何时的事?”我看着屋中喜庆的装饰,满腹疑问。

  他似乎很快明白了什么,没再叫我妗儿,马上改口,”妍儿,你看我,一时口快,便将你喊错了!”

  他耐心将我扶下床,叫来婢女为我宽衣,缓缓对我说,”妍儿,你生了场大病,记忆总是断断续续,你昨日嫁给我都忘记了!”

  他这一说,我还真忘了很多事,从13岁与他相处的片段还有印象,但14岁以后到17岁之间的事好像缺了一块,怎么也想不起来!而且我总是做梦,梦中多次出现上次在禾府见过的两个人,还出现了一个唤作司空旃的陌生男子,还有……我头疼不已,但又不想错过脑海中零星的片段。

  ”好了,妍儿,想不起来暂时先别想了!我很高兴你能回来!”他深情望着我,”我真的害怕你又会消失不见,再次忘记我!”

  ”我忘记你?可是我没有啊!”我越来越想不通了。

  ”没有就好!”他握了握我的手。

  沉默了一会,又听到他说,”我教你的诗词可还记得?”

  我点点头,”我喜吃藕,你便教了我一首唐诗____

  棘树寒云色,茵蔯春藕香。脆添生菜美,阴益食单凉。野鹤清晨出,山精白日藏。石林蟠水府,百里独苍苍。”

  ”嗯!”他开心的笑,”你真的是我的妍儿!”

  ”颉哥哥,我不知道我为何会改变容貌?而且你为何还会认得出我?”我感觉我好像错过了太多记忆,似乎这几年来一直在沉睡,今日才苏醒,”你可以为我讲讲这些日子来发生的事吗?”

  ”好,我将我知道的全告诉你……”于是,他向我缓缓说来……

  ”当时的你才刚满14岁,你一直贪玩,想让我带你两个人一起去梁国境地玩,本来你兴致颇高,突然看到一个梁国女子,便不知缘由的留下了眼泪,然后心开始疼痛不已,我担心你,便赶紧安抚你的情绪,你很快在我怀中入睡,我便将你安置在行馆中休息。知道你贪食,便为你去买水晶饺子和冰糖葫芦。可是我没想到你竟趁我离开跑了出去,后来我打探到你的消息结果是在梁国军营里受辱自刎。当时我真的很绝望,但很不死心,混进军营里发现一个被白布蒙住的尸体,我发现她面容被刀剑划伤,面目全非,我向他人问到确是贺妍,我当时也许是太心急了,并未听出他们所说的是禾嬿,并非贺妍。现在想想,也许你并不叫贺妍,而是取用他人的名字,这个贺妍也许是你亲人的名字,你对她执念很深,便妄想自己是她了!”

  ”禾嬿?”我的头开始隐隐作痛,”我不叫贺妍又叫什么?”

  ”禾妗!前一段时间我一直叫你妗儿!”他耐心对我说。

  我听到禾嬿这个名字感觉很熟悉,但禾妗却是第一次听到。听他所说我好像前一段时间一直与他相处,而且他一直唤我妗儿,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印象呢?难道我的身体里还住着另一个灵魂?前一段时间是由她主导我的思想,而且她代替我填补了我失忆的这四年?不对,我在遇到颉哥哥之前,也是完全没有记忆,难道是我占了她的身体,13岁以前也是由她主导这具身体的思想?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